南河湿地观红妆
2019/3/19 9:10:04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李顺成

    
 

    春日南河湿地公园,风光不与四时同。就是春日,处在不同的时段,亦是不同的春光。于我而言,这不仅有观点支撑,更有数不清的实际体验。今年开春后还没去过南河湿地,觉得对不起这公园似的。生活在广元,怎能负了这里的春光呢。

    节气雨水即将结束之际,来到南河湿地公园,来与这里早已不是蠢蠢欲动的春色春光做一番“邂逅”。见这里的红妆女子——海棠,依然还在火辣辣的劲头上,感觉颇为舒心畅快。它们依然是春日南河湿地公园的最美与醉美。你看它们,一树树,一排排,或三五簇拥,或零星散布。高挑的如女侠,适中的像大家闺秀,低位的似小家碧玉。

    红,作为大气高贵热烈的经典色彩,作为中国红的天然意蕴,意义非凡。爱这红妆的人,自然不是小众的选择。

    是的,海棠不香,有憾,但是,海棠那夺人眼目的高雅气质,又有几多能匹呢。

    不妨看看这红妆的周围吧,更会觉其热烈夺目之美。公园里有腊梅,但腊梅已经谢幕了,没了暗香,只有疏影。红梅接着登场,可是红梅呢,它的红不及海棠。它俩站在一起,给人红梅之红言过其实之感。

    红叶李,自然与红有关,似乎花儿也带点红,其实是白色的花,它们那豆粒般大小的蕾,密密麻麻,圆圆红红的,绽放出来的却是白色小花朵,满树碎花点缀。樱花已然盛开,也是白色花朵,它们被天光投射下来的白,路面的白,河面映照过来的白亮,打乱了,稀释了,加之数量有限,所以也就不及海棠夺目耀眼了。

    再看,迎春花虽多,不过才开始吐出一点金黄,它们躬着身,乃至于匍匐,海棠则傲然红艳,不管不顾。桃呢,灼灼其华是必然的,可此时它还在孕育中,离“灼灼”还有好些时日。诚然,一树梨花可压海棠,可是梨花也还没开呀,待到梨花开,海棠的红艳已隐去了,拿什么压呢,无从上演这典故。更何况这里没有栽梨。

    再观海棠花的周遭,那落叶的树木,比如皂荚银杏白杨麻柳水杉摇钱树等等,此时尚无新叶生出,还是萧索状,常绿的树木,比如香樟桂花枇杷大叶榕小叶榕等等,还有竹子,它们依旧绿着。柳树早过落叶季,叶已上新,鹅黄淡绿。而地上则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麦冬。所有这些,无不更映照出海棠红妆。

    海棠太美太诱人,自然引来无数拍者。年轻爸爸带小儿玩,来到海棠树下,爸爸被高处的花儿诱去了,举起手机往上靠。小儿够不着,索性瞅地面,嘿,有红红的花瓣掉落下来,小家伙蹦跳着捡拾去了。老阿姨执意让老伴拍照,时而撑着树梗,时而扶持花枝,她要诠释最美不过夕阳红,要与海棠媲美,要相映红。有小青年好奇,手机对着红红的花朵,拍特写,拍细节。

    其实,广元城里到处不乏海棠,轻易可见,我住处窗外的平台上也有好几株海棠,它们从蕾到花到谢我都注意到了。海棠快要开花的时候,天气再冷,我都坚信那冷不过如此,春已出动。

    南河湿地公园大约是广元这座山水园林城市里海棠的最为密集之地吧。

    ■老雨(利州)

相关新闻
    没有相关新闻
865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