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
2019/3/22 12:20:16 来源:广元晚报 编辑:吴敏佳
   分享到:

    ■郭勇(剑阁)

    赵院长听到有人咋咋呼呼地喊他,跑出来一看是李思泉提着一只鞋子在跑,连忙把长期停放在过道上的手术车推出来,还故意说:“李主任,我早知道你有这一劫,我正在这儿等你呢!”

    李思泉还真躺上手术床,吆喝得要死要活,在床上像头要挨刀的年猪一样奔命。

    走廊上原有的病人和家属就给他腾地挪位置,医生、护士也把他当急救病人直接推进了手术室,赵院长在身后却一脸轻松,止不住还哈哈大笑起来。

    但当赵院长看到李思泉裤管里真的在流血的时候,也不敢麻痹。

    护士用剪刀把裤管剪开,才发现大腿上有一块肉咬得快要掉下来了。

    “你到哪家媳妇屋里遭狗咬了呢?”赵院长问道。

    李思泉一脸愁容:“当回事,我这命可金贵,还有群众等我扶贫呢!”

    “是麻将扶贫吗?”一个叫小花的小护士问道。

    赵院长严肃起来:“你放心,创伤给你清洗好,药给你打好的,你好好养,死了我给你赔命!”

    李思泉听了嘿嘿傻笑。正说着,李思泉电话响了:“李主任,饭煮好了,等你吃饭啰!”是村主任喜来福的声音。

    “你这哪能跑呢!”胖院长为李思泉犯愁。

    李思泉看看院长,他在刚才的惊慌中好像丢了魂,有些东西竟记不起来了。

    半晌,李思泉缓过神后,一拍脑袋:“对了,我还要对付这个‘老妖怪’!”

    小花在旁边打趣:“你如果去了,死了自个儿就变成妖怪啰!”

    李思泉抱起拳头求胖子院长:“用你最好的药,我还得去!”

    李思泉拄着一支柴棒立在喜来福门口的时候,把喜来福吓了一跳:“妈呀,这人吓人吓死个人,你站在门边上,也吱个声呀!”

    “看到了,赵喜子的狗该会咬吧!”李思泉也不解释,指着自己腿上缠的绷带,冲喜来福说。

    “是那癞子干的事哇,你这回是咋个把他惹到了呢?”喜来福问道。

    “你村里的人,你还不了解!”

    “了解,了解,有些小家子气,心胸不大气!”

    “我可不生他的小家子气,我给你看个他的东西!”

    喜来福把李思泉扶到阶沿的圆桌子旁坐下来,“啥事,饭吃了说!”喜来福的女人催促男人们先吃饭才是正道。

    李思泉把手机拍的存款照片给喜来福翻出来看,喜来福明白李思泉的意思:“这癞子估计是帮他城里上班的姐姐藏的私房钱,他娃穷得叮当响,哪有这些隔夜粮!”

    “你是要告诉我,赵喜子真的贫困是吧?”李思泉一脸严肃。

    喜来福并不敢回答。李思泉没有什么话说,他站起来,一拐一拐地走了。

    喜来福女人从灶屋出来,看桌子上没动一下筷子,李思泉已经走过了院前的矮围墙,喜来福女人说:“这镇干部,真不好伺候,吃不完只有等会儿喂猪哇!”

    李思泉回到镇上腿肿得比原来粗一倍,他认为他要死的时候,曹秀华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消息,提了一篮子鸡蛋,进门放到李思泉灶台上。

    李思泉喝水的时候,曹秀华扯来毛巾帕子递到李思泉手上:“几天没洗脸了吧!”

    李思泉把脸洗了,曹秀华又换水把伤的那条腿给抹了遍,当手伸到李思泉大腿根的时候,李思泉居然还有些激动和羞涩。

    何大江一步迈进来,一眼看到曹秀华有些诧异:“吔,在哪儿见过!对了,石洞里的女人!你们是亲戚?”

    曹秀华正不知道如何说,李思泉接过话:“何大炮,你进来还是敲一下门,大小也是一个镇长,没得一点涵养!”

    “好,你有涵养,本来是来搬你到县上去看看,我看你是成心想死在这里了!”何大江说。

    李思泉给塞到救护车里,何大江坐在副驾驶座上,嘴里说:“我是到城里办事,你可不要以为我专门送你哈!”

865棋牌